【我的色狼同学】(01-03)【作者:641498888】   乱伦小说 
字数:6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叫李宣今年15岁,从小学习成绩一直优越,直到上了初中……成绩一落千丈。

  「宣宣!你坐下来妈妈和你谈谈。」

  妈妈在律师事务所上班,今年37岁。

  净量1。73,穿上高跟鞋在1。77左右,高挑的身材,让妈妈在众多女人之中总是特别突出。

  尤其是妈妈熬人的双峰,堪称人间胸器。

  妈妈今天刚刚下班,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妈妈开领的黑色衣服,上面有两个扣子,不知道是装饰品,还是妈妈的乳房太大的原因扣不上。妈妈雪白幽深的乳沟露在外面,让朦胧期的我无限瞎想。

  我晓得这条乳沟,就是传说中的事业线。

  妈妈虽然已经37岁了,但皮肤一直保养的很好。瓜子脸蛋上,雪白之中透着粉嫩,随着妈妈翻看卷子,从折叠的纸张中传来妈妈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幽香,闪烁的睫毛下,那双仿佛洞穿世界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在我印象之中,妈妈虽然厉害,我和爸爸都很怕她,但妈妈对我一向都是很温柔的。

  最深刻的,妈妈见到我第一件事情,首先冲我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随后妈妈两腮旁的小酒窝,随之昙花一现,回眸一笑百媚生。

  可是今天的妈妈没有了昨天的笑容,整个人冷若冰霜。

  妈妈的嘴唇上下抖动着,不断的埋怨我不该做错的题目。

  如果有人问我,你妈妈哪里最漂亮,首先我会说,是妈妈明亮的大眼睛,眼睛里总是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带着晶莹的泪珠,看上去好心疼的样子。

  再者就是妈妈的小嘴儿。

  妈妈的嘴唇要比一般女子厚一点,看上去特性感,加上妈妈愿意在她的嘴唇上涂上一层红色或粉色的口红,成熟的气质加良好的修养,认谁也看不出妈妈已经37岁了,如果她的乌黑的长发不烫成波浪卷,说她是大姑娘也会有人相信的。
  「坐啊!怎么回事?」

  妈妈纤细的十指紧扣着说。

  「妈!我期中考试一定考好,这次月考的时候,我肚子疼得难受。」

  我撒谎的回答着,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不敢正视她。

  虽然我的头顶没长眼睛,但是我知道妈妈此时一定会瞪大眼睛,来回的观看我的举动,像妈妈这种女强人大律师,我撒谎一直没底。

  我爸爸撒谎都被识破了,更何况我呢?

  「嗯!」

  妈妈清了一下嗓子说:

  「怎么?你考试的前一周直到你月考,都是妈妈亲自下厨做,吃的更是新鲜的蔬菜,怎么会肚子疼?」

  果然,妈妈的声音从底到高,尤其最后那句「肚子疼」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都卡在嗓子眼差点没掉出来。

  「我……我同学请我吃了烤串,吃完就肚子不舒服。」

  我和妈妈的声音显然成了对比,因为第一次撒谎,心里没有底气。

  「你呀!妈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那些东西很不卫生的,回来怎么也不和妈妈说?」

  我偷偷瞄了妈妈一眼,看妈妈态度有些缓和,就装作委屈的说:

  「怕妈妈担心。」

  「那你不说,妈妈知道了会更担心的知道吗?」

  「知道,下次什么事都告诉妈妈。」

  「宣宣啊!你一直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这次妈妈不怪你,就是希望你什么事都和妈妈说,你解决不了,妈妈可以帮你。下次看你表现,吃饭吧!」

  妈妈合上了卷子。

  饭后,我匆忙的躲进屋子里,心想总算混过去了,望着头上的吊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一阵谈话惊醒了我的沉思。

  「哎呦建军!你可算回来了,咱宝贝儿子月考全班倒数,还跟我撒谎,出于第一次,我没拆穿他,怕伤他自尊。」

  我从门缝儿看着妈妈边给爸爸挂着刚脱下的衣服边说。

  爸爸今年43岁,在酒业集团工作,今天出差刚回来。

  他听候没说话,而是在妈妈的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原来妈妈平日里都穿着正装,很少穿比较暴露的那种,今晚妈妈穿了一件粉色的睡衣,修长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妈妈的大腿上还反射着白色的灯光。

  妈妈回头看着爸爸,生气的说:

  「你干嘛?我跟你说话呢。」

  爸爸坏笑说:

  「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每个正行的,你就不关心你儿子?」

  「美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儿子撒谎就底深刻教育,尤其是第一次。你纵容就会有第二次。」

  妈妈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吃了一口苹果说:

  「得了吧你,说的比谁都好,儿子撒谎这点像谁?你也好意思?」

  爸爸听完,跪在地上笑着哄着妈妈说:

  「我的老婆大人,我那不是怕你担心嘛,那不叫骗,叫爱,这么晚了我们回房说吧。」

  爸爸趁她不注意抱起妈妈,妈妈瞪着小脚儿说:

  「哎呀!老李你干嘛?」

  窟咚!

  门被关上了,李宣悄悄的趴在爸妈的房间,顺着门槛透出的光亮偷听着。
  「哎呀!你坏!」

  妈妈在笑着。

  「想死你了,宝贝儿!」

  爸爸喘着粗气。

  「老公!慢点,哦!好棒,我也想你亲爱的。」

  房间里响起了啪啪的声音,原来爸爸和妈妈正在肏屄,李宣暗笑着,心里想老爸也挺猛,刚进屋就啪啪上了,正当李宣替老爸骄傲的时候,就听爸爸一声底吼房间激烈的响声停止了。

  许久听到妈妈问道:

  「怎么了?」

  「老婆我、我完事了。」

  「哎呀!你每次都这么快,烦人,人家刚想要嘛!」

  「不行了,我太累了,明天要起早。」

  房间里传来爸爸的呼噜声,我看了一下手表,爸爸从进屋到现在时间过去了6分钟。

                第二章

  这晚,李宣时刻不能入睡,心里一直有个阴影困扰他。起因开学时,结交一位从初三年纪降级到他班的同学小峰。

  小峰是国中时期的大哥,据说他从小练习武术,初一时期统治国中,学校没人敢招惹他,就连社会上的混子,提到他的大名也是避而远之。17岁的他,不禁身材高大,而且身体强壮,全身的肌肉就是他多年习武的见证。

  李宣特别害怕又崇拜他,多次贿赂讨好的给他花钱买烟抽,很快打成一片。从不打架的李宣也开始欺负别人了,旷课、上网都学会了。最近他又沉迷黄色网站,一篇绿母的小说,看得他激情澎湃,久久回味。

  他一直在想,如果我那高贵严厉的妈妈会不会也像小说那样,起初很能装,然后开始对自己的同学有好感,接下来同学在上演一场英雄救美彻底征服妈妈,妈妈背着爸爸让儿子的同学天天肏,最后怀孕了,甘愿为他生孩子,然后同学哄骗妈妈,让她打胎,继续各种理由长期占有妈妈,甚至玩够了干脆把妈妈献给哥们儿肏.

  妈妈那么漂亮,要是真这样该多好啊!如果小峰把我妈肏了,那我指定同意,也愿意叫他爸爸,让他狠狠的肏我妈,替我出气,省的总管我,看来只能想想了。
  滴滴!李宣的手机屏幕亮了,qq图标闪烁着。「峰哥还没睡?有事啊?」「睡不着,新泡了高中妞,我把她屄肏出血了,她都哭了,我玩过处女知道她是第一次,好不容易才哄好,想要她在跟我干一次,那小妞害怕了,说什么也不让,求着我说等下周末在搞,太疼了。我把她腿匹开一看都肿了,后悔我牛子太大,只顾自己享受没怜香惜玉了。」

  李宣看到这里,小牛也硬了起来,不断的讨好对方,真猛。他俩闲聊了一会儿,小峰问:「你咋不睡啊?挨说了?」「可不,我妈可是大律师,你教我的我妈都看出来了。」

  「那是你不会演戏,不过话说回来,你妈也够厉害的了,这都没骗了她。」「是啊!我可怕我妈了。」「你怕她干啥?世间万物生生相克,女人最害怕的是男人,比如你妈应该怕你爸。你可以讨好你爸,让你爸降伏你妈,你解放了。」「不行,我爸根本不行,我见过我爸给我妈下跪好几次呢。」

  「卧槽!你爸还是老爷们吗?要不咱们就找个老爷们搞你妈,让你妈跟我兄弟装屄!在厉害的女人,把她扒光、肏屄,她都底乖乖听话。」「得了吧!我妈第一、很厉害的,第二、她很爱我爸爸,根本不行。」

  「我给你看那些绿母的小说都是来自现实生活中,他们能做到咱们也可以,有机会看看你妈啥样?我比较喜欢熟女抗肏型的,大娘们的屄肏着指定爽死。」他说到这里,我刺激的我夹着鸡巴射了一次,对方看我没回复,下线了。

                第三章

            同学和妈妈的亲密接触

  之后上学的几天里,小峰哥并没有像我想的或者像小说里那样讨论我妈的话题。

  其实我心里在想,你只要说,我就把我妈的事情都告诉你,也会按着小说的路线帮他泡上妈妈。

  周末我起来的很晚,将近中午的时候才起来。

  当我起来的时候,发现妈妈不见了。

  奇怪,今天周末妈妈休息,平时妈妈休息几乎都在家里呆着的,去哪了?
  我以为妈妈可能去购物,或者去朋友家溜达,也没在意,就在家里上网看黄片,可是撸射的精疲力尽时,发现天已经黑了,妈妈还没回来。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许久后,妈妈才接起电话,里面的声音很吵闹。

  妈妈含糊不清的说:

  「儿子!妈妈喝多了。」

  「啊?妈!你从来不喝酒的,你怎么喝这么多酒?说话声音都变了,你跟谁啊?在哪啊?」我着急的问道。

  「我跟你小姐还有她男朋友。」

  「我姐?她还是学生,怎么你跟着她胡闹啊?」

  「哎呀!回去妈妈在和你说,你叫车来郊区接妈妈,妈妈头疼。」

  「行!你在哪?」

  我放下电话后,锁好门叫了叫了一辆出租车。

  「小朋友,郊区堵车,到那将近一个多小时呢,你还是叫别的车吧!」
  「叔叔走吧,到地方我妈妈付钱,多给你加20。」

  司机点头,发动了车子。

  路上我不段的在想,为什么妈妈会纵容小姨家的姑娘?我姐暑假过后就上大学了,处什么对象啊?我妈是怎么了?我越着急,越塞车,原来正逢下班高峰期,等我去了碧海云天KTV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碧海云天唱吧在我们这里很有名气,喔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无暇顾及眼花缭乱的灯光及花枝招展的姑娘,这种场所给我的印象觉得不是好人来的地方。
  「请问先生几人?还是提前有预订?」

  「我找人,209包房。」

  「那先生走左边上楼右转。」

  我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去了二楼。

  二楼的灯光不如一层那么金碧辉煌,很幽暗朦胧。

  我来到209包房时,本想冲进去,但快走到门口时犹豫了,这样冒失的进去,妈妈一定会不高兴的,我抬起手准备敲门,抬头一看门是向里面半开着的。
  透过门缝儿,我看到地上的瓷砖闪烁着五彩缤纷的灯光,前方的空地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空啤酒瓶子,当我头伸进去的时候,看到右侧里面的沙发上,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骑在一个穿着白色裙子女人的身上,他们正在亲嘴儿,男人呼吸的声音很重,应该是很激动,他吻了一会儿,站起来弯腰不知做什么,我就听女的声音很小很模糊。

  男人的分开女人的双腿,接着传来

  「咔嚓!咔嚓!」的响声。

  由于他长的高大结实,我只能看到闪烁的灯光,知道他用手机上下拍了好几张照片,接着女的想说什么,男的双腿跪在沙发上,屁股坐在女的膝盖上,掀开了她的裙子,一只手伸了进去,另一只手向后一甩,我的脚下飞过来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我低头拿起一看是女人黑色的内裤,中间的位置很湿,我闻一闻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香骚都有。

  这……

  不会是姐姐的吧?她和男朋友怎么这么随便?妈妈去哪里?我悄悄的揣好内裤,看到男的头部来回晃动,把那女的应该是我姐,我妈根本不可能,因为妈妈从来不外出穿裙子的,吻的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见他把腿跨回来,边亲着女的,边把她雪白的大腿分开,伸进女的裙子里,胳膊来回的动着,速度越来越快,如果他能更快一些我蹲到地上就可以看到裙子里面了。

  突然女的避开了男人的嘴巴,她说话的声音我听清了。

  「啊!不要!老公!不要,不要啊!呜呜!」

  还没等说完,嘴巴又被男的亲上了。

  天!妈妈!妈妈什么时候跟别的男的好上了?爸爸这么爱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私会情人啊?看到这里,我很心疼爸爸,我必须要去阻止他们,妈妈应该和爸爸在一起的。

  可我刚要阻止时,就听「啪」的一声。

  「对不起阿姨!我喝多了,我以为是小雪呢!」

  卧槽!我听到这里赶紧退到门外,怪不得男的看上去面熟,原来是小峰。
  我躲在门外竖起耳朵,就听妈妈声音高昂。

  「是谁也不行啊!竟然对我做这种龌龊的事情?在说,你们才多大呀!小雪从小有自闭症,总有轻生的迹象,我妹妹听说她有对象让我把把关,尽量让对方别伤害她,还希望你能帮助小雪拜托小时的阴影呢,你就这么对她?」

  扑通!

  小峰跪在地上哭着说:

  「对不起阿姨!我真的太爱小雪了,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了,你们娘俩穿的一样的裙子,阿姨又这么年轻,我喝多了以为雪雪,她也叫我老公的,你也……」

  「别说啦!你闭嘴!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你出去,找找小雪,让服务员结账。」
  我见小峰低头走出来,赶紧躲到另一个空的包房,等他走后,我敲了几下门。
  听到妈妈声音后,我走了进去,妈妈看到我什么也没说,坐在那里低头,一手用力的抓着头发,然后喘了口长气,把头发缕到一边,哭泣着抖动着粉红的脸蛋说:

  「宣宣啊!妈妈喝多了,对不起!」

  妈妈边说,边拿纸巾擦着眼角流出的泪水。

  我心疼的说:

  「没事的,妈妈,下回不喝了,喝多了难受。」

  「恩!行了我们下楼吧,太晚了,妈妈想回家。」

  妈妈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会儿,我见妈妈一手向后拿包,一手向前想把纸巾扔掉,但纸巾依然悬挂在妈妈的指间儿,弯着腰成半蹲姿势,好似唱戏里的戏子,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妈妈?」

  「儿子、宣宣、不是儿子……」

  「妈妈怎么语无伦次了?我们家口齿伶俐的大律师说话也打犇儿了?」
  妈妈叹了口气,把纸扔在垃圾桶里说:

  「都是你姐姐,给我买什么裙子,妈妈穿的……一点也不习惯,你帮妈妈看看裙子没什么变化吧?」

  妈妈日本正经起来。

  原来妈妈担心裙子里面少了最重要的一件贴身内内而发愁,我暗笑着,想想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妈妈,竟然这么会装,准备也将她一军说:

  「没有啦!妈妈穿裙子才女人嘛,这件裙子穿在妈妈身上真是完美无瑕,漂亮至极。」

  我在妈妈的身边转了一圈说着,妈妈裙子靠臀部的位置有星星点点的水珠的痕迹,应该来自刚才小峰的杰作。

  「真的嘛?」

  妈妈装作不好意思的,把手放在脸上像我眨眨眼。

  「哎呦!妈妈你把大儿子的魂儿都要勾没了。对了老妈您今天怪怪的,不是有事瞒着我吧?」

  「怪怪的?有嘛?妈妈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好了,走啦!」

  「那就好,反正以后我不跟妈妈撒谎,妈妈也不许对我说谎哟。妈妈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可以和我一起商量嘛。」

  「哎呀!撒什么谎?赶紧给我下去。你竟敢学妈妈说的话。」

  妈妈用力的拿起背包打我,被我躲开了,快速的跑到楼下,看到姐姐跟小峰正在结账。

  果然姐姐今天跟妈妈穿了一件同一款雪白色的裙子,而且也烫了和妈妈一样的波浪卷,虽然姐姐比妈妈矮那么一点,但背影一看简直就是妈妈的翻版。
  「李宣?你干嘛来了?」

  我对着小峰偷偷的摆手示意对方不要说话,他迟疑了一下,看到妈妈走了下来没在说话。

  「小雪!你跟二姨和弟弟回去,二姨回家跟你谈谈。」

  姐姐转过身来,跺着脚津津着鼻子说:

  「哎呀二姨!我底回宿舍,今晚不回去老师该说了。」

  「唉!你这丫头,那我送你,路上我跟你说。」

  「不了下周吧!让我对象送我,我好不容易跟他见一次面,你说你和我妈烦死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好了二姨,亲亲!」

  小姐微笑的亲了一下妈妈的脸蛋儿,拉着小峰跑出了歌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