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不伦大学】作者:赤松光夫   校园小说 
              女子不伦大学


字数:60566字
下载次数: 181





***********************************  目录:

  第一章  剥落的内衣
  第二章  恶梦的房间
  第三章  攻击肉体
  第四章  凌辱的地下室
  第五章  野性的群奸
  第六章  狂乱的教室
  第七章  女高中生的雪白乳房
  第八章  下课后的滥情
  第九章  妖艳的香体
  第十章  淫乱的教务主任室
  第十一章 满心洋溢的欢喜
***********************************
             第一章 剥落的内衣

  石黑文造正在剥着山叶裕美的衣服。他看着她的身体后,也迅速的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的额头上冒着汗珠。

  石黑露着酒醉而赤红的双目,看着裕美。他很清楚的看着二十四岁的美人教师的肉体,看着她的感官美,石黑感觉自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石黑的脸因亢奋而胀红。

  在晚上时,在同僚教师的送别会上,石黑也在席上,他利用别人不注意时,在裕美的饮料上下了药。

  那是一种中国秘传的麻痺药。席上的裕美,一直执意不想太多,只要石黑假装劝她喝下最后这一杯,那他的计谋就成功了。

  裕美出了宴会,正走在走廊上,这时石黑也跟了过来。

  裕美优雅的眼睛,也因酒精作崇,而发红了,胸部也鸣叫着。

  裕美感觉有一点不舒服,於是先离席,想去一趟化妆室,她感觉自己走路怪怪的,每走一步,她就扶着墙壁,她想着:

  难道今天多喝了?怎会醉得这么厉害?

  才刚想着,便倒了下来。石黑快步的接近裕美的身体,他的手搭在她肩上,裕美便失去了知觉,倒在石黑的腕上。

  甘美的化妆水的香味,柔软的肉体,刺激着石黑。石黑把着裕美,别有用意之的离开了送别会的场所。

  裕美昏迷了,但她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双脚离了地,自己像在腾云驾雾一般。

  抱着裕美的石黑,眼睛一直紧盯着穿着纯白色裙子裕美的脚。那是一双均称的、线条优美的腿。

  石黑抱着昏迷的裕美,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石黑将她放倒在床上,低头看着裕美昏醉的样子,红通通的脸蛋,煞是美丽好看。

  他毫不避疑的解开她衣服的钮扣,脱下了丝袜,忙得不可开支,才几下子,就把裕美脱个精光了。

  他将她身上那件绢制的衣服丢在地上,眼睛看着因呼吸而起伏的胸部,终於将那件白色的胸罩也脱了下来。

  那高耸得像两座小山似的屁股,配合着蛇一样的蛮腰,简直成了倒挂胡芦,那个收进去的肚脐儿,都被衬托得美不可言,全身的皮肤,白里透红,简直可以吹弹可破。

  目中两眼看得发直,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连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个精光。

  石黑张开他那腐肉似的厚唇,喷了香水在口中,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嘴角,这时的他,因美色当前,而流出了口水。

  裕美像是在睡觉,睫毛闭着,胸部有规律的起伏着。石黑的脸,埋进了裕美的肩上。

  他的舌头爱抚着她的肩膀,然后舔着她的脸颊,像是美味的食物般,她全身雪白的肌肤,都是石黑的唾液。

  石黑看见裕美如雕刻般的身体,心儿卜卜乱跳,他的口乾舌燥,眼睛发直,如癡女醉,如颠如狂。

  石黑一头埋进她的怀里,先用手抚摸着裕美两个玉峰中间的深谷。

  他的一只手掌包着白色的丰满的胸部,捏揉着乳房,指尖搓着小丸的乳头,荒乱的摇着,乳房弹性十足,在石黑的手掌中开始起了反应。

  他淫笑着,视线移到她的下半身,看着腰以下的大腿,以及性感带的下体,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他大胆的抚着,手抚着大腿的鼠蹊部,摸着女体的肌肤,抚着粉红的神秘部位。她的身体那堪得起男人如此的挑逗,昏睡中的裕美,不知不觉的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石黑舔着泄红的双颊,舌头伸向敏锐的耳朵。他咬着耳朵,舌头伸进里侧,开始的及吮着,舔弄着,将荒乱的气息,吹着了耳中,舌尖搔着耳洞,裕美的身体动了一下。裕美感觉有恍忽的意识,她裕美肩膀、耳朵好湿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一股不好的气味在她的肌肤在她的肌肤上蠢蠢欲动。

  她觉得呼吸急迫,一股奇异的压力压迫着她的胸部,感觉自己的乳房,被有力的搓揉着。

  (啊 到底怎么了?我……)

  裕美的脑袋中一片模糊,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

  她的下半身,感觉凉凉的。大腿的内侧有指尖抚触的感觉,手指在鼠部刺戟着,手指在女体敏感的部位游移着。

  另外一方面,裕美也感觉到耳穴有一股莫名的声音,温热的气息,像风一样吹送进耳穴内。不快感包围着她的全身。

  她瞇着眼睛,感觉昏暗的室内,头上一盏小灯浮着。

  她的身体动了,感觉全身很凉爽,不安的张开了眼睛,开始环顾着四周围。
  美丽的瞳孔忽然惊讶的睁得大大的,一股羞耻心使她脸红了。

  耳朵旁再一次听到荒乱的吐气声音,她感觉得不安,头侧着,看到令她愕然的情况。

  一个裸身的男人正在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头靠在她的两脚间,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脚趾。

  裕美看着男人的脸,她觉得胸中激烈的忿怒,自己的身体惨遭蹂躏,而这个男人竟然是教务主任:石黑文造。

  「啊!你这是干什么?教务主任!」裕美叫了起来。

  「哦!你醒了,你知道的,你醉得不醒人事了。」石黑一副淫相,爱不释手的摸着裕美,一手梳着她黑色的长发,平心静气的说着。

  另外一只手变态的抚着腰部,激烈的在粉红色的下体四周边爱抚着。裕美的下肢散发着浓密的香色,是她无法抑制的。

  「不要!不要摸了。」石黑的手压着想要逃走的裕美,裕美用尽力气的抵抗着。她嫌恶的男人的手摸着她的无骨的肉体。

  「你……我到底是怎么了?」(这里是旅馆吗?为什么自己是在这里,难道我逃不出了吗?

  裕美不安的哭泣了起来。

  「哎呀!难道你不记得吗?你离开送别会,然后在走廊上昏倒了,是我带你来这里的。」裕美一听,非常的绝望,她悲呜着、抗拒着,到底谁能够来帮助她,同僚的教师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关系啦!你不穿衣服的时候,也很好看。」石黑靠在她的下体,视线搜寻着她的裸体,裕美冷静的观察着房间的四周,想办法脱逃。看见了角落散乱的衣服,还有石黑的衣服,裕美越看越生气,再一次的忿怒了起来。

  「我的衣服呢?你凭什么要脱我的衣服,你真是无礼呀!你快点放了我,求求你呀!」这时的石黑嘴角浮现着笑容,用她那一对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她那白色柔软的肌肤。

  「啊!我……我的身体怎么动不了了?」裕美感觉自己的身体麻痺了,石黑的手在她的下体玩弄着,手伸向她覆盖着阴毛的神秘部位。

  「啊!不要啊!不要!你这个下流的人。」石黑的指尖在女人的秘洞搓着,裕美悲呜了起来,石黑的手压着裕美乱动的手脚,使她的全身动弹不得。

  「啊!你不要这样子对待我呀!」

  「嘘!嘘!乖一点!」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使她感觉好屈辱啊!裕美那清澄、美丽的瞳孔,留下了大粒的泪珠。

  裕美哭着,燃起了石黑嗜虐的情欲。他的手再度的侵入大腿的根部,手指在裕美的花园移行,强力的抚着。

  「别哭了!不会感觉很恐怖的,会让你很舒服的。」石黑的声音在她的耳朵响着,低语像猫的声音,抚慰着她。裕美感觉很噁心,身体震动着。

  石黑徐徐的玩着手的戏弄。指尖压着她分裂的阴部,指尖揉着果肉,有时折回来,在龟裂的上方,向着那花蕊移去,开始刺戟着。

  石黑老早就计划如何攻击裕美成熟的肉体,他完全不理会裕美哭泣、哀求的声音道「不要!不要!不要……」裕美高声的悲呜着,石黑的心底响起了美妙的音乐,传至了耳朵。

  石黑的手指在裕美最羞耻的部份,沾着龟裂的部位,上上下下的抚着,看见了裕美的下体濡湿了。

  「感觉根舒服吧!山叶老师!」

  裕美的脸红了,口中一直叫着不要!头也不断的振动着。

  「说什么不要呀!是这样吗?难道你不要乐一乐吗?」已被欲望沖昏头的石黑说着。

  裕美的头不断的摇晃着,那真珠色的肌肤,发出了白色的火辉,乳房也跟着跳跃着。看着下体的石黑,这时的视线盯着裕美的乳房,他再一次将手掌盖了上去,去感觉那弹力十足的乳房。

  石黑想了一下,手摸着耻的部位,然后将中指推了进去,裕美恼羞成怒,大声的叫着:

  「不要!不要,不要再摸下去了。」

  「哈哈!不要摸那里啊!哈……」石黑在裕美的胸部上揉着,他的心底焦燥的抚着山叶裕美的乳房。

  那粉白而成熟的乳房,柔软的样子,使石黑感歎的发出声音,说:

  「啊!多么柔软的乳房啊!我的手被你吸引住了,爱不释手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的魔掌揉着她的乳房,裕美激烈的哭泣着。石黑开始摸着她的肉体上的肩耪。

  「谁啊!有谁能够帮助我呀!」裕美像是被迫到断崖一般,死路一条,无奈的悲呜着。

  「啊!才二十四岁呀!男人都知道你是多么的动人、美丽呀!令我也为你陶醉。」石黑剥去了她的衣服,在她裸露的身体凌辱着。原来这位像神一样的教务主任,露出了野兽的本性。

  「呵呵……你是我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石黑拉着哭泣着的裕美的手腕。
  看着长发散乱在白色背上的裕美,她俯伏着,肩膀震动着,石黑看着这妖艳的身体,被虐待的美感,心中越来越亢几奋,阴精也开始膨胀了起来。

  他的手剥开了漆黑的头发,抚摸着裕美透白的背部。

  裕美绝望的呻吟着,石黑的鼻子凑进她的身体,深深的吸工口气,嗅着她的体香。

  「啊!好香啊!山叶老师你的身体真香啊!」石黑的眼睛看着她的乳房,裕美的身体麻痺的无法动弹,听着石黑卑猥的口气。

  「卑劣的男教育者……」裕美恨恨的咬着唇,渗出了丝丝的血丝。

  她感觉自己已经没办法抵抗了。

  石黑看着裕美淫靡的乳房,隆起的乳房,像座小山的一样的肉丘,淡红色的乳头微微的颤动着。

  「啊……太美了,我的鸡巴好硬了呀!山叶老师。」石黑的表情陶醉极了。
  石黑伸出了魔手,爱怜的揉着美丽的肉体,轻轻的扫射着全身。有力的两手再度的揉着淡红色的乳头,指尖逗弄着乳头,乳头禁不住手指的戏弄,变得又硬又挺。

  石黑将脸埋在她的胸部上,张开嘴皮吹着乳头,一手在另一边的乳房上,彻底的摸弄着。

  她实在无法忍受这卑劣男人吸着她的乳房,感觉非常的噁心,裕美断续的哭泣着。

  石黑在裕美的两边乳房交互的吸舔着。雪白艳丽的乳房上映着唾液的光辉。
  舌尖舔着乳头,不时发出吸食的声音,裕美羞耻的哭着。

  他的肉棒侵入了女体深处,急烈的攻击着,拚命的揉着乳房,他猛烈的攻击她的肉壶中,操纵着裕美的感官功能,石黑的内心发出了狂笑的声音。他的脸埋在她的乳房中,拚命的用肉棒刺着她的下体。

  她的脸胀红,眼泪和汗交织在脸上,黑发散乱,不停的哭泣着。石黑那卑猥的身体,粘贴着她的身体。

  「好爽呀!山叶老师,让我再紧抱着你。」他看着哀愁的裕美,美貌的脸,石黑小声的说着。

  那肥厚的双唇,靠近裕美的,裕美紧闭着自己的朱唇,脸转过去,顽强的抗拒着。

  啊啊!为什么是我,这个男人是这样肮髒,我希望现在就去死!

  一股绝望就乱着裕美的脑子,她回想着送别会的情景。

  山叶裕美离开了东京,来到N市清明学园担任英语教师。很快的,一年过去了。在这天晚上,决定了人事异动,而在餐厅举办送别会,饯别阪口春江的调职来到春江学园的裕美,在这一年间和同僚教师等处得极融洽。也由於她的美丽,很多人都向她敬酒。

  送别会的酒席上,裕美的邻座是教务主任石黑文造。

  石黑文造经常利用暴力来使女性屈服,而他对於裕美的美貌垂涎不已。在最近,他隐隐约约的露出野心,想要征服裕美。

  他是个秃头的老男人,嘴角常带着笑,已过了五十岁。他的眼睛像猛兽一样射出敏锐的光芒。而裕美刚看过这个人,就有一种非常的嫌恶感。

  席上的石黑,看着男老师向裕美献殷勤,非常的嫉妒,他们正彼此的一杯杯的饮下肚。裕美的姿态很优美,每个男人看了她,就醉了。

  经过了一小时后,裕美站起来离席,而石黑这时候很意外的教她喝一杯酒,而且绝对是最后一杯。

  其实裕美不想再喝了,既然是最后一杯,於是她就奉陪了,裕美露出优美的微美,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向同僚老师道再见,走在走廊上。

  她来到庭院,眺望着天空的满月,裕美感觉一种激烈的醉意袭上来。

  (难道我真的醉了吗……)

  她非常的讶异自己的身体变化,她皱着眉头一倚着柱子,身体麻痺,意识也渐渐的远去……

  「啊!怎么了,山叶老师!」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这时的裕美也失去了意识。

  「啊……你这卑劣的男人,趁虚而入,太可恶了!」裕美一想起来原来他是有目的的,这时也只能陪着流泪。

  「啊!,老师,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瞧!你那双美目、美好的身体,我都很有兴趣的。」他伏在裕美身上,呓语着。那只毛手,在裕美雪白的肌肤上摸着。

  此时,裕美再也忍不住了。

  裕美狼狈的叫着,石黑握着棒子,正要侵入她的两腿之间。裕美死命的并着双腿。

  「啊啊……」她的脸朝着天,往上仰,拚命的抗拒着,裕美激烈的哭泣着。
  羞耻、屈辱包围着裕美。石黑拉丁她的内裤到了脚边,然后用力一扯,将她的内裤拉丁下来。这时山叶裕美一丝不挂的,露出了络缩茂密的阴毛,石黑感觉一种征服的胜利感。

  「啊!看见了,山叶老师。」裕美那秘处的部份湿润了。石黑摸着那美丽的神秘部位,手指压着甘美的肉层,插入秘处的内侧的薄膜。露出了淡红的处女肉唇,她的性经验很少,石黑的心昂奋着。

  腔口柔软的肉唇,深处流出了甘蜜的淫水,热热的沾在石黑的指尖上,裕美动着头,不停的抗拒着。

  突然,他的手指刺进了淫裂的肉洞,在花园深处抠挖着,然后石黑脱下了裤子,握着那怒张巨大的肉茎,靠近裕美的身体。

  裕美看着他,石黑带着血丝的双眼,淫荡的脸,使裕美觉得厌恶外,还有恐怖感。

  啊!我要逃到哪里去呢……

  裕美绝望了,她那黑白分的双眸露出了必死的眼神,麻痺的身体无法动弹,口中不断的叫着。

  「不要……救命呀!谁能够帮助我呀……」石黑那麻痺的药已发挥了效用,裕美发出了求救声。她看着那丑恶的肉棒压向她淫裂的肉洞。

  裕美很嫌恶男人的棒子,弄痛了她的阴洞。她除了呼救外,使着最后力气想逃走。她的脚无法动弹,上半身激烈的左右摇晃,石黑用力的压倒裕美的身体,黑发沾贴在她的脸颊上。

  她觉得自己无法思想,麻痺冲击她的脑部,裕美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她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石黑怒张的肉柱,突进她的肉体深处。

  瞬间,裕美发出了激烈、绝望的呻吟声……

  柔软濡湿的肉唇被分了开来,那硬而充血的棒子前端,侵入了裕美阴壁内侧的粘膜。石黑觉得爽美极了,额上垂落了大粒的汗珠,他慢慢的动着棒子,品味着女人的肉洞。

  裕美的肉洞人口被闯了进来,处女的肉壁闭合着,石黑一铤而入,去感觉那狭隘的腔口,石黑那勃起的棒子,侵入那可怜肉层的深处。

  「啊啊……痛啊!好痛啊!」男人的性器攻击了进去,石黑那卑野的肉块突了进去,激痛的感觉,使裕美的头左右的摆着,黑发乱打着。

  「救命啊!有谁呀……」她身体感觉像被撕裂的感觉,难以忍受,裕美大声的叫着、哭着。石黑用手掩着她的嘴。

  石黑焦急的动着、抽送着,巨大的肉茎尖端先插了进去,而大部份的还留在体外。

  「啊!是处女……呵呵……太棒了!」石黑感觉棒极了,腰努力的动着。
  当肉棒插入裕美的肉洞时……传来了淫荡的喘息声,阪口春江脸白苍白的、茫然站在房间外。

  二日后,清明学园的教务主任办公室,传来了山叶老师和石黑文造的做爱声响。在这寒假的学园中,流着紧迫的空气。

  这一天,她穿着深蓝色的套装和白色的内衣,不仅是这些衣服,连下面的乳罩、裤袜以及三角裤都被脱光了。

  他的手指在已经勃起的乳头上敲打着,有无法形容的快感像川流一样在身体里流动着。他的手从秘的的底部,手指压着阴核揉搓着,一股麻痺般的快感一直迫到大嘴。

  二根手指很顺利的进入粉红色洞蜜的深处。从喉咙深处发出了野兽般的哼叫声:「啊!啊……」

  石黑见她并不抗拒,开始玩弄她的乳房。

  见她那又圆又白的玉乳,下体小巧的阴户,他的手指挑逗着玩她的阴唇,体下的阳具也禁不起诱惑的挺立着。

  那一夜,阪口春江到警察局报警,而石黑有相当好的后盾,所以石黑能够尽情的玩弄别的女人,这也是阪口春江调职的缘故,因为他是唯一的目击者。
  石黑抹着秃顶的汗珠,嘴角咧着惯有的微笑,沉重的吸了一口气,说:
  「啊!真是太美好了。」他将棒子插进了她的肉唇中,腰有韵律的动着。
  他淫乱的视线看着裕美的身体,一百六十公分高,长发披在脑后,那二十四岁成熟的魔鬼身材,完全映入他的眼底,他将棒子刺入甘美的花园中。

  石黑的腰挥动着:「因为酒席的助兴,使我想要得到你。」

  他看着裕美的反应后,又说:「山叶老师,你想辞职吗?」

  「你是个卑劣的人,教务主任。」裕美穿好衣服,站了起来,这时石黑又激起了欲望。

  「明天要在N市的实行教育委员会的报告,你一定要来。」

  石黑斜着眼睛告诉裕美。瞬间,她感觉那是一种胁迫的语气。

  「我会记得的。」她在背后甩了这句语,然后将门用力的关上,走出了教务主任的办公室。

             第二章 恶梦的房间

  山叶裕美愤然的走出石黑的教务主任办公室。

  而唯一的目击者阪口春江,已被封住了口,他也无法帮上什么忙,一切只能靠裕美自己去解决了。

  石黑看着裕美自信离开的背影。他看着她那一双细长的脚,联想到了她的身体,她实在对於裕美的身体爱死了。

  那一夜,他的棒子插入这傲慢女人的深处,像喷火似的喷了进去。而今天她完全屈服了。处女的花园,是如此的陕隘,石黑感觉自己的股间,又是热胀的难受了。

  他不会让这条大鱼离开的,石黑拿着烟,点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一整个人在烟雾中。

  石黑对於裕美的肉体十分的执着,为了往后保身的本能,他必须想着更毒辣的手段,好供他驱使。

  裕美在回家的途中,来到了公园,她站在高高的台上,眺望着N市的街景。
  来到N市也已经一年多了,每当她有心事的时候,她都来这个公园溜一溜,也常常让她悟通。裕美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飘曳着,她的美貌如雕刻般,眼睛黑白分明。

  在一年前,裕美和助教授,松永行彦解除婚约,离开了东京,来到了N市。
  在这田舍町靠教育来养活自己,她觉的今天心疲力竭。她的美貌使整个都市的男人,都为之疯狂。裕美在二天前遭受到教务主任的石黑的毒手。

  山叶裕美是个丰满保守的女孩子,她对於性是抱着保守的态度,而且她有严重的洁癖。

  裕美的美貌像雕刻的精品,瞳孔清澈明白,而她的举止非常的端庄,而且有气质,她的思想还是旧社会的观念。在高中时,很多的男孩子想要逗她,用任何的方法,都被她拒绝了。

  在大学时代时的学园际是被推选的女王,她穿着泳装出现在典礼上,被刊载在男性周刊杂志,被她大学教授的父亲叱责着。任何人,只要男女一交往,就会超越那一条界线,而裕美顽固的保护自己的童贞。

  裕美大学毕业后,在都市的女子高中担任英语教师,在二年前的那一年的夏天,她出席在英语的教育研修,而认识了讲师的松永行彦,他在大学任职助教授。那年松永三十岁,是壮年的英文学者,对於未来有很大的展望,他的名声传进了裕美的耳朵。

  松永常常约她,而且非常的积极。常常的约她一起去饮茶。松永是个优异的青年,而且他的英语造旨很深,裕美看上他的上进,而松永看上裕美的美貌,於是二人开始相恋。

  这是裕美有生以来的恋爱,也就是她的初恋,而裕美认为她这么幸运的能有这样好的男友,是因为神的恩典,所以她很感谢上天这样的安排。於是在秋天时二人订婚。在开满花的公园里,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觉得主福之美。他搂着她的腰,有多少人羨慕着他们。

  而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潜伏着兽性的变态行为,她当时是被爱沖昏了头,而那一夜发生的事,至今还留在她的脑海里,是那么的鲜明,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过一样。

  一月底在寒冷的夜里,裕美和松主人来到了赤阪的料理,二人非常的快乐,那一日,是裕美的生日。

  和未婚夫渡过生日,使裕美非常的感动,而松永也一直劝酒。她不太习惯喝酒,但是今天太特别了,她感觉有点醉了,但是她认为和松永在一起是无所谓,所以很安心的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而那一夜,她醉了。

  那一夜她醉勳勳的,於是松永带她回他的住所。她从来没有来过松人的家过夜。虽然他们是未婚夫妻,但是裕美认为在结婚前,她都要保有清洁的、无垢的身体,她一直坚信这个信念由於酒精的作用,使她的思想能力迟钝。她无法辨别自己身於何处,也不知道这时松永的眼中,燃起了不吉的眼神。

  进了房屋,他们脱了外套。松永的唇吻着她的,他轻轻的拥抱,开始接吻了起来,但是对於有洁癖的裕美,她实在没有办法忍受这些,但是她认为那是松永爱的表现。

  他的唇离开了一些,然后好像在打什么歪主意,裕美的唇搜寻着他的,他马上又吻上了她的唇,热烈的吻着,舌头也伸了进去,舔拭着口腔,将自己的唾液注进对方的口中,他吸着裕美甘美而濡湿的舌头。

  她是第一次这么浓厚的接吻着,她并不知道自己目前正处於危险的环境中,贪婪的吞着松永的唾液。

  「哎呀!我醉了。」裕美喃喃的说,她用手指刷着散乱的黑发,羞答答的微笑了起来。舌头的强烈吸居,而心中激烈的激动着。

  松永也轻轻的微笑着,眼睛也笑了,他没有回答,再抱着裕美,再一次的夺去了她的唇。

  裕美的舌尖被他强力的吸着,激烈的吮着,她的胸和他的胸重重的粘贴着。
  松永感觉到裕美的乳房丰满。一手包抄到腰,开始摸着性感十足的圆臀。
  裕美激情的吸吮着对方的唇,艳丽的黑发摇晃着。松永这时候的两手都摸着她的双臀,描绘着有肉的屁股,手指在柔肉的谷间摸着。

  松永的唇离开了。裕美因为重重而激烈的接吻,头发散乱,醉人的酒精发挥在她的双颊上,由於身体被爱抚着,她感到下身好热啊!

  「不要啊!」裕美抗拒松永的抚摸,於是用背对着他,冷静着自己的激情。
  她穿着黑色的洋装,松永凝视着裕美的后背姿势。他的两腿之间的棒子已鼓胀了起来。

  松永走近裕美的背后,抚摸着她的黑发,松永将头埋了进去,鼻子嗅着她的发香。

  「咦!松永。」

  「我爱你,裕美。我真得好爱你。」松永在裕美的身边,吐着热热的气息,呐呐的说着。手从她的背后穿了过去,抚摸着她的胸部。

  「啊!」

  「不,不要,不可以啊!」她发出细细震惊声音。她的乳房被强力的揉着。
  「吾爱,我好爱你,知道吗……」松永在她的耳边说着,摸着裕美的身体。
  松永的两手开始激烈的动着。整个手掌包着她的乳房,一会见绞着,一会见揉着。享受着丰满弹力的感觉,使松永的下腹部的棒子怒张着,挺立了起来,顶着裕美的双臀。

  他的棒子压向她的臀沟,乳头硬了起来,裕美的乳房被他揉摸着,松永那羞耻的部位顶着她的屁股。

  「你忍耐一下嘛!等我们结婚了,我就会给你的……」裕美拒绝着松永的爱抚。

  裕美的手腕想要挣开松永抚摸乳房的双手,但是他死贴着不放,继续抚着、揉着她的身体。

  「今天不要,松永!你到底怎么了?」裕美不安的回过头,看着松永的脸。
  他的眼睛浮满血丝,嘴角浮现着带着意味的笑容。裕美从来没有看过松永这个样子,那种杀气腾腾的表情。

  我不应该来的,不应该接受他的要求的……

  裕美开始后悔了。

  二人并肩的走着,松永的手搭在裕美的肩上,然后开始摸她的乳房,和她的大腿。

  「你不要这样啊!」裕美非常的想要逃走。

  松永从冰箱里取出了酒,自己注满了一杯,然后仰首一饮而尽,也强迫裕美也喝一杯。

  「我们为什么要喝酒?」裕美问着。

  「今晚是特别的日子,是你的生日呀!」

  「可是我们已经喝过了,而且我也喝了很多了,松永,我们不要再喝酒了,好不好?」

  松永不理会她,又喝了一口酒含在口中,重重的压着裕美的唇,裕美激烈的抗拒着,松永的口强力的压着她的,裕美不甘心,移动着头部,有一些酒流进了她的身体,松永用力的将她的脸转过来,他的嘴对着她的嘴,将一口酒强迫的灌进了她的口中。

  她的恋人怎会变得这么无礼,裕美实在想不透。

  「我,我讨厌你……我要回家。」她用力的挣开他,非常不高兴说着。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和松永在一起非常的不愉快。

  松永一听她这样一说,马上又含了一口酒,再一次的压上她的唇,将酒灌了进去。裕美感觉他太无礼了,她气急败坏了,於是啪!的一声,轻脆的巴掌声打在松永的脸上。

  他的脸颊热了起来,他呆住了,酒涎着他目瞪口呆的口滴了下来,他的样子使裕美觉得他丑陋极了。

  「你是不是醉了?」裕美大声的说着,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去。

  松永拉着裕美,哭着说:

  「你不要讨厌我啊!不要离开我啊!」松永颓然的坐下来,裕美转身看着松永,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她看着他说:

  「你将来是我的丈夫,等我们新婚之夜时,我一定会给你的,难道你不能忍耐一下吗?」

  「我知道了,今晚是我醉了,是我引诱你的!太晚了,我也该回家了。」裕美再一次坚持的说。

  松永一听,脸色大变,像是地狱的夜叉似的,站了起来,走近裕美,用力的拉着裕美的长发。

  「痛啊!好痛啊!快放手啦!」裕美痛的悲呜着,松永才放开手。

  「啊!你到底要怎样?松永!」突然看着松永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裕美的脸色苍白。

  「你给我闭嘴!」松永大声一喝,用力的打着裕美的胸部。

  裕美被打倒在床上,胸部痛得呼吸急促,身体拱了起来,痛苦万分,他看着她的背影,又一脚的踹了过去。

  「我是你的丈夫,你竟然不听话!看我怎么修理你。」

  「不要……不要使暴力啊……」她激烈的哭着,裕美缩着身体,避开松永暴力的攻击。松永打着她的背,踢着她的双臀。

  「脱!快脱!把衣服脱掉!」松永伸手想要脱去她的衣服,他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使她惊惧万分。

  「不!不要!求求你……」松永的手在她的腰上,执意的脱着裕美的衣服,裕美拚命的护着身体,害怕的哀求着。

  「你还想要挨打是不是?你不怕痛吗?」松永用威胁的口气说着,裕美呜咽的哭泣着。裕美的手抵抗着那双暴乱的双手。那双魔手剥落了她的裙子,这时她的大腿露了出来,松永凶暴佈满血丝的眼睛直盯着。

  「啊!太美了……让我看看两腿之间。搅一搅撩人的姿势吧!」松永拉扯着她的身体,让她摆着成熟的姿势,松永看着口水,看着白里透红的肌肤。

  裕美看着眼前心爱的未婚夫,疯狂的样子,心底升起恐怖的感觉,不由得身体震动着。眼前这位优秀的松永,突然有双重人格的个性……想着想着,眼角溢出了泪。

  松永开始脱着裕美的衣服,裕美本能的将手抱在胸前,抗拒着他,她终究敌不男人的蛮力,衣服被他扯了下来,露出了白色的胸罩和内裤,裕美护着胸,痛苦的哭泣着。

  「啊!不要!不可以啊!」裕美急得尖叫了起来。

  松永站了起来一凝视着她的身体,那隆起了的乳房,神秘的部位,艳丽均称的美腿。

  「啊!真是漂亮极了!」松永盯着裕美的裸体,醉言醉语的。

  裕美连忙的跳起身来,飞快的逃走,她不想被凌辱。裕美逃了出来,松永背后面追了过来,拉着她的长发。

  「啊!谁呀!谁来帮我呀……」裕美大声的求救。松永拉扯着裕美的头发,殴打着她的脸,裕美倒回床上,全身颤栗着。

  松永拿着绳子接近她,裕美的脸伏着,他将她的手绑在背后。

  「不要!干什么?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这样你就逃不了了。」松永抱起了裕美的身体,往房间走去。白色像桃子的乳房动着,刺激着松永的官能。

  松永将裕美抛在床上,裕美的脸埋在床上,裸着身体,手被绑在背后,全身因哭泣而震动着。那弹力十足的屁股肉,一张一合的。

  松永也脱光了衣服,他的棒子已经兴奋的翘起来了。松永的两手摸着那美丽犯的身体。

  「啊!我……你要干什么?」裕美黑色的瞳孔,因为屈辱而流出了泪来。
  「哈哈……早一点让你迎接初夜啊!」

  「松永……冷静一点呀!……不要让我们的梦破灭呀!」裕美拚命的求着松永,她的脚死命的踹着床单。松永扳着她的身体仰向他,那漆黑茂密的黑毛,映在眼前。

  「啊……真是佳品呀!,看看这些阴毛,长得多好呀!」松永淫笑着。裕美紧闭着大腿,抵抗着他的暴行。松永用力的拉开她的双脚,用力的压着。

  「不可以!不可以!」裕美的头发散乱了,她守了二十三年的童贞,就要在这时候被这个粗暴的男人践踏了。

  裕美淫裂的深处有一层薄红色的膜。松永拉开裕美的大腿,扣着她的大腿,指尖摸着淫裂的下体,插着薄红色的肉壁,新鲜的果肉露了出来。那薄皮包着红色的肉芽。裕美内侧的粘膜流出了花蜜,松永俯着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用唇吸着蜜汁。

  「啊!」那最羞耻的部位,被口吸吮着,是一种污辱,裕美悲呜了起来。
  松永的舌头伸入了果肉的肉侧,舔着粘膜,涌出了更多的蜜汁,他啧!啧!
  的发出了吸吮的声音。裕美的处女敏感的反应着。松永的股间,那支棒子更挺、更突了。

  裕美看着松永硬直的男性性像徵,非常的恐怖,她绝望的悲呜着,不安的动着身体。

  松永接近了她,手揉着她成熟的乳房,一手抚着那佳品的阴毛,一副凌辱的姿态。「不!不可以……求你!不要……」裕美恐惧的摇着头,黑发打在身上,松永握着那块肉柱,押向那第一次秘裂的下体。

  「啊!要失去纯洁的身体了……信任的恋人……竟然用强奸的……」她感觉心脏停止了,激痛使她消失了意识。

  「痛啊!不要……啊……呜!」裕美痛苦的呻吟着,松永的肉茎插入处女的深奥的部位。松永将肉茎埋了进去,松永静止不动,裕美痛得恍惚的看着松永。
  「啊啊……我的女人呀!太棒了,裕美。」他得意的来回动着,裕美的蜜处吸着松永的肉块。

  裕美痛苦的锁着眉根,不甘示弱的骂着松永。

  「你说什么呀!」松永抓着裕美的头发,将肉棒突刺到更深的深处,裕美仰着头,痛苦的叫着、呻吟着。

  「啊啊!啊呜呜……痛啊!」裕美觉得下体的深处绞痛着,呻吟了起来,松永的脸胀红着,也发出了急喘的声音。他急急的操纵,抽动着。裕美可怜的肉层被严酷的玩弄着。

  裕美的秘部,像是被撕裂一般而锐利的痛苦,加上那种热力,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怎样?舒服吧!」松永淫笑着,拚命的抽送着。裕美被他肉块的刺激,流出了甘美的蜜汁。啊!真是太棒了,松永玩得不亦乐乎。

  松永像野兽的咆哮着,腰更激烈的动着。裕美的额头冒着汗,吐着苦闷的气息。

  突然,怒涛放了出来。裕美的深处膨胀着他的肉块,裕美被绑着了着身子,屈辱的流出了眼泪。

  松永完事后,裕美股间的痛苦散了,白纸上有淡红色的血迹,他满足的拿着纸,拿到裕美的眼前说:

  「看!这就是你处女的证明。」他又靠近了她,凌辱了她三次。最初是痛苦的,当第三次时,松永急促的呼吸配合着规律的运动。

  「你还讨厌我吗?你实在太可爱了。」他在床边吸着香烟,嘲笑着裕美,他吹了一口烟,喷在她的脸上,裕美震着身体,呜咽着。

  第二天,裕美挣脱了绳子,她的头发乱了,哭肿的眼睛,无力的瞥着松永,然后走出屋外。

  她像行屍走肉一般,在街上走着。身体的中心部位,一股刺痛的感觉袭卷了上来。被殴打的身体好像肿了起来。

  她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三天三夜锁在房里,哭泣着,她憎恨的想要杀了松永於是她提出了解除婚约,然后躲在朋友的家里,当学期终了后,同时向学校提出辞呈,带着肮髒的身体离开了东京。

  石黑也是和松永一样样,他们的身体内处都潜伏着狂野的魔性。裕美在公园中走着,感歎着命运的作弄。

  这时,社会科的老师立川俊也在公园散步。立川二十七岁,兼任创道部的教练,他是一个精悍的男人,裕美对他很有好感。

  立川看见了裕美,浮现着笑容。白色的牙齿令裕美晕眩了。

  要回家了。

  裕美微笑着。看着立川黝黑的脸。若被眼前的男人抱着……。裕美讶异自己有了这种想法。

  「阪口先生的送别会,你好像没有去?」

  「盛会呀,我没有空呀!……那天我刚好有事啦!」立川并不知道石黑的奸计,但是裕美对男人已经有了警戒心。

  「咦……山叶老师,你的脸色不太好。」立川看见了裕美沉思的样子,以为她生病了。

  「哦!没……没事啦!啊!我有急事先走了。」於是告别了立川,急急的走回家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