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主宰】(01)【作者:kevin agreas】   其它小说 
字数:38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事先声明:本文改自蒂法虐杀神罗兵「开门啊!快开门啊!救命啊……」
  小金刚拍打着门锁,而沉重的大门纹丝不动,斩断了仅剩的逃生之路。
  在他的背后,幽暗的闸道内是香艳的色孽地狱。被榨干的分身东倒西歪,丑态频出。

  登~

  男孩们白浊液涂层过的高跟靴踏在元阳铺就的地面上,敲击出摄人心魄的回响。

  「哎呀~ 真是惹人怜悯。现实中无比强大的你在梦中……没想到竟然孱弱如斯……」

  粘着腥味,容光焕发的梦鼬噗嗤笑道,不紧不慢地跨过一个适才被发交而脱力的梦中分身,向甬道内唯一的少年逼去。

  此刻的她妖艳性感,因为持续榨取、采阳补阴的快感,长发女郎的乳鸽愈发高耸,股间的琼浆玉露流淌不尽,两颊上升腾着火烧云中甘美愉悦的晚风接连不断,使得刘海盖过双眼的尤物萦绕着诱人的魅惑。

  「来吧~ 再一次开展最初的分裂,利用你那千疮百孔的心防漏洞……切开你那娇美可口的元神……」

  「啊!!!别、别过来啊——」

  火辣的蓝眸洞穿刘海,瑰奇夺人的粉红皮草赫然张开,女子探出的柔荑玉镯翻飞,一道海蓝柔波洞穿仙君的肉身,波纹动荡间,转世仙童的梦中泡影一分为多。

  秋波落在最尾的分身上,梦鼬惹火的曲线徐徐逼近,少年几乎魂飞魄散,拼命往后靠去,试图远离那可怕痴女。可突然抵近的梦鼬不费吹灰之力就逮住了他。
  「呼~ 真可惜,捉到你了……」

  先是冲男孩的口鼻喷吐香水与荷洛蒙,梦鼬轻拉那英俊的小脑袋,柔和地按到胸前。

  转世仙童的脸庞再度充分体会到雄伟的滋味。

  「唔嗯……嗯嗯……」

  「来,攀登我的神女峰吧!别摔下去了哦?」

  在肉弹的夹压下,男孩缺乏喘息之机,很快就呼吸不畅。拼命踢打双脚的他试图从梦鼬的巨乳中逃脱。但奈何一并挣扎皆化徒劳。玉手环抱住他,将转世仙童进一步蹂躏在那桃色粉壑之间,直至脑瓜陷进那温柔乡里。

  「唔唔——」

  男孩面色青紫,痛苦和闷哼声竟产生了些许愉悦。

  「嘻嘻,再给你三秒钟时间,求饶的话我兴许会放过你哟~ 」

  可是小金刚口鼻中全然是那母性的奶香,哪里说得出话来。

  「那么,拜拜……」

  女郎的双手猛一用力,怀内的猎物彻底失去意识。

  「沉溺在我的乳房里,到底有多幸福呢?可惜我自己不能体会呀。」

  嘻嘻笑着,梦鼬酱粉红色的皮草笼罩住奴隶的残躯,神女峰飞至擎天柱左近,把那雄性可恶的耀武扬威的棒子堪堪擒下。

  「能和我的乳鸽五五开,你的雄鹰倒也不赖呢~ 」

  一阵压榨后紧接那漂亮的回旋踢,高跟长靴猛抽在猎物柔弱的侧腹部,少年的宝具怎能继续抑制为梦中情人所虐的快感!胡乱喷洒的元阳精华淋得后面的梦境分身满身都是腻歪的滋味。

  「会全部弄出来的哟~ 两个都是~ 」靴尖利落踏住昂扬旗帜,肆无忌惮地往男孩的两只肉擂鼓上施压,试图榨干残存的每一滴牛奶。

  「救命啊啊——」

  剩余的少年们心胆俱裂,捶打铁门的敲击声伴随失态的鬼哭狼嚎。

  「救命啊啊——」

  「快点开门啊!快开门!」

  「救命啊!要被榨杀了,快开门啊!求求……」

  戏谑地俯视小金刚在梦境中的孱弱身姿,像被摆上砧板的牲口一样绝望嚎叫,梦鼬那残忍的肉欲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让她的肉蚌丰腴万千。

  「嗯啊~ 」

  梦鼬并不急于展开性爱狂欢,她深知小金刚的任何挣扎均是徒劳。象征逃生之路的梦境铁门永远不会打开——在攻破仙童记忆堡垒之后,她便是当之无愧的灵台主宰……

  蛇精那小娘皮的花样,倒是不少呢~ 从起初欢乐的挑逗,到接着辛辣的挑衅,再寻机放大猎物的心防弱点,磨砺名为美色的锋刃,狠狠扎进这受虐癖好的软肋里,压榨出第一口精华后一切都顺理成章起来。

  分裂梦境分身,逐个榨杀,留下一个,循环往复,源源不断的魂魄伤害冲击灵台方寸,水滴石穿,无疑结局会磨坏大罗金仙的不坏灵台……亏得青蛇污了七位葫芦郎君的灵肉,不然这小金刚怎会有如此多的破绽呢?

  没错,这里是梦境交互之地,梦鼬的猎场,仙童的坟场。

  尽管在先前的虐榨中,美艳的猎人业已高潮澎湃,可小金刚们的凄惨模样又让梦鼬感到鹦鹉洲的燥热。当着一干玩物的面,女郎一只玉手探入皮裤正中的股间,隔着纯黑的牛皮手套欣然插弄柔滑的壶口,不一会儿,小溪换做大河,滔滔水声,娇喘连连了。

  与此同时,另一只柔荑也不甘享受闲暇,在各条敏感带来回抚摸。曼妙的手背若鱼般地灵活游动,溅在娇躯的纯白液体使得女郎滚烫迷人的酮体上愈发白皙肌肤。不知不觉间,烨烨生辉的女妖似乎愈发滋润。

  爆!!!

  一个小金刚冲步朝梦鼬吐出三味真火。之前他和他的同伴的尝试没有丝毫作用。但眼下那痴女正在忘情地自慰,说不定——抱着一丝希望,小金刚鼓起仅剩的一点勇气,运起灵火,从口喷发。

  「妖女!」

  正在自我陶醉的痴女维持着妩媚的爱抚,另一手化作凌厉手刀随意展开铺天盖地的仙界真火。

  「呀~ 怎生这火还没我身子骨热~ 」

  唇彩修饰的樱瓣轻吐女郎的责怪与不屑,结合着可悲现实,委实让少年心惊胆战。

  「哎呀呀……明明差之毫厘就能冲上绝顶了的说,这种时候打扰淑女……可是很不礼貌的哦~ 这么说来……你还的确没有成为绅士的资质呢……嘻嘻……」
  慌乱间跪坐在地,转世仙童的风度干脆地丢到了爪洼国去:「别……别过来!」
  「呵~ 呵~ 对付你这种没教养的野孩子,我该怎么办呢?」

  梦鼬一边微笑着,一边慢慢向那个小金刚走去。

  此刻的她每一寸美肉皆是香汗淋漓,陶瓷般白皙的肌肤招摇地折射着恰到好处的油光,一如极西之地记载的堕落天使,圣洁与色孽在妖女的角色上握手言和,达成微妙的和谐统一。

  靴跟着地,过膝高跟长靴敲出铮铮响声,惊得笼中鸟儿瑟瑟发抖。迎合着主人勾魂腿脚的波纹,股间的琼浆滴答落地,此时此刻,黏腻的丝线顺小腿肌肉落于地上,拖出些许湿痕。

  肆意炫耀起沾满皮草的白浊液以及其中的些许精血,梦鼬伸出手指滋然舔弄,止住叫人情欲高涨的无缝娇喘。

  性感的死神走到那个敢于打断她好戏的猎物跟前,岔开双腿,自信地跨立在他上方。长腿的曲线华丽而富有侵略性,股间阴影统御住瘫倒在地的少年。淌下的爱液陆陆续续亲吻起在小金刚的俊秀脸蛋,可他哪里敢躲开或者擦去梦鼬的「恩泽」呢?

  又或许……在灵魂深处的某个受虐狂因子……在让他心安理得地屈服于妖精的淫威呢?

  是啊……唯一可以脱逃的铁门密不透风,正前方则是梦中的无双主宰,无论怎么选择,都不可能从靴下逃脱的吧……

  因此,在无尽惶恐中转世仙童不得已开腔求饶。

  「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不该试图反抗的……」

  「呵呵……想要我原谅你?」

  「是、是的,请无论如何都……」

  「想要我原谅的话,必须要弥补我的损失才行哦……」

  小金刚误以为有一线生机,急忙问道:「请问我该……?」

  「呵呵呵,只要这样就行了!」

  不等奴隶的说辞结束,女郎一把抓住幼兽的毛发,硬生将「它」提在半空。少年痛得直叫,但施暴者可不习惯施以同情,按住他的头颅就往下腹塞去。
  咕噜……咕噜……

  口鼻猝然迷失在神秘迷离的蜜穴之中,汹涌的地下暗流迎面而来,轻而易举地灌满了仙童的口腔和鼻腔。他本能地想往外呛,可那汁液犹如甘甜的琼浆玉露一样可口,反而沿着气管和食道入侵进肺和胃。

  「呵呵,怎么样?按照你这万年处男的幻想,我的那里想必很美味吧?好好品尝一下自身不可告人的阴暗面酿造的毒药吧,无能的小废物!这可是你灰暗人生中最棒最后的享受了哦~ 」

  放松大笑,女妖尽情释放梦境之力,胯下的溪流顿时喷薄为雄劲的飞瀑,淋得少年浑身皆是那美妙的造物。

  双手撑住犹如栅栏的大腿,少年奋力想把脑袋从熟女的股间地狱中拔出。奈何梦鼬的美腿是何等强大有力,疲惫的小金刚用尽气力也动不了分毫。

  「呜呜——」

  口鼻内注满芬芳的花露,求饶声含混不清在所难免。口鼻陷入,眼睛和剩下的半张脸还残存在外。梦鼬怡然俯视着扭曲变形的脸。浑浊的目光和哀伤的神情诉说着仙童的神智为妖女可怕的春梦所碾碎。

  全身心都在恐惧,无止境的哀求……心旷神怡……

  哈……爽快……

  腥香的嫩肉夹住男孩生存的通道,恣意暴政的女王残酷剥夺子民的呼吸,一点一滴榨干他们生命之水,将之夺取后纳入灵肉宝库。

  无二的征服感,花蕊的刺激感相混合后用忍蜂常说的口癖形容——赛高!
  在恐怖的股间窒息折磨下,小金刚的身体剧烈痉挛起来。

  「小乖乖~ 不要乱动哦,我还没有玩够呢~ 」

  夹紧两条施虐的长腿,筋肉紧勒奴隶的颈腮。气力缓慢而坚决地加强,小金刚的颌骨和颧骨受压而产生可怖的形变,大半个脑袋因而为膨胀起来的大腿肌肉夹持。

  周围的分身们默然目睹这可怕的一幕:妖娆多姿的痴女跨立在同伴的上方,致命的股间囚禁头颅,吊起跪坐的半个身子。头脑于股间左右难摆,上肢却不知疲倦地剧烈抽搐。

  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帮助这位分身,也没有一个人试图趁机逃走。因为他们怕极了下一个被榨杀的便是自己。他们深深知晓:无论他们怎么拼命挣扎,梦鼬总有办法利用那难以启齿的性爱幻想溶化仙童骄傲的糖衣,快乐品尝那受虐狂特有的柔弱。

  「哟!看不出来呢~ 你还挺不错的嘛,居然能让我如此舒服。」

  梦鼬惊讶评价胯下不知是死是活的囚犯。

  「很好,刚才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了~ 而且作为感谢我再多送你一项礼物吧~你腿脚要是够快的话……还是能从打开的铁门中逃离的说……」

  沉重的大门缓缓向后打开,与砖面摩擦的呜咽着实令人心烦,与此同时,梦境的主宰冲上了绝顶。

  「嗯哈!啊啊——一库!」

  强劲的激流自女子的仙人洞中激喷,冲刷过甬道内那位小金刚的身子,将他冲入暗淡晦涩的门后。

  梦鼬微笑着看向剩余的小金刚,天籁一般的声音问道:「好了,他已经被送去苗床PLAY了,那么,下一个是谁呢?想要……怎么被虐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